English | Español | 中文 | اللغة العربية | Français | हिन्दी | Português | اردو | Melayu | বাংলা

收件人:  各國、州和市政府總統、首相、州長、首席部長、市長、勞動和運輸大臣/祕書/委員會委員、當選代表和政府部門負責人。

 

我們(以下簽名者)是來自世界各地的司機,通過Uber、Lyft、Grab、Ola、Gojek、Didi、Bolt、Careems等公司的打車軟體提供客運服務。我們一致呼籲各國、地區、州和市政府立即對打車軟體的客運服務採取監管措施,尤其是對司機不公平停工的問題。從事打車軟體運輸產業的公司經常因乘客以偏概全的投訴,通過未經審核、容易出錯的低質自動化程式無故解僱司機,缺乏正當程序。停工威脅是對我們尊嚴最直接、最徹底的攻擊,因為我們經常不得不忍受那些毫無道理、以偏概全、缺乏理智的乘客,以及了解其業務模式可以隨意解僱司機的公司官員。不公平停工的威脅就像懸在我們頭上的利劍,貫穿於我們開車的每一分鐘。 

不公平解僱的威脅和執行被委婉稱為具技術感的「停工」,加之收入微薄,是世界各地司機面臨的最緊迫問題。今天,我們跨越國家和城市、宗教和語言、民族和性別,在此團結發聲。世界各地工人被解僱前均享有公平解聘程序的權利。共享出行或打車軟體公司根據合約執行這種對工人的處理方式,幾乎毫無例外,通過錯誤分類、無視工人的基本權利和極度低質的自動化,隨意解僱司機,惡意意圖不言而喻。如允許打車軟體行業等全球性行業肆意剝削,逍遙法外,將對該行業每個監管政府均是一個污點。 

我們希望得以表明,我們狀況非常糟糕。我們大多數人不僅拿著入不敷出的工資,還要忍受每天懸在頭上的巨大的不確定性,無疑是對我們尊嚴的踐踏。最近,印度南部城市海得拉巴的一名司機因公司的面部識別軟體故障被解僱。這名司機因疫情期間食物短缺體重下降,並留了胡子。不僅軟體無法處理這個問題,更糟糕的是,公司拒絕進行任何錯誤修復相關工作。這些事件及公開研究表明,面部識別軟體對非高加索人的面部存在固有偏見,迫切需要公正、正當、公開的程序。同樣,加利福尼亞州的一名非裔美國司機遇到一名白人乘客,乘客帶著種族主義偏見,毫無證據地投訴司機酒後駕駛。這名司機願意前往任何警局或醫療機構接受酒精測試,但公司不願意查看這些證據。

然而,我們非常清楚問題的解決方案:

  1. 由市、州、地區和/或國家政府制定適當程序/正當程序,因為是州政府給司機頒發的執照,其中包括對司機進行聽證的程序。
  2. 在可能的情況下,可以在僱傭關係法的範圍內執行此類正當監管程序,如果難以分類,也可以執行獨立監管。
  3. 可以與您所在國家/州/市的司機討論制定此類法規。

IAATW致力於代表司機發聲,因此願意協助世界各地的任何政府制定此類法律/法規。